警察強奪我物、對我非法逮捕、拘禁,強阻我依法表達「控訴政府對我不法迫害」之訴求,以飾政府不法                              URL=http://www.com.url.tw/index.html 李鐘靜

查法(集會遊行法)祇明文規定總統府及一些政府機關週邊不准「群眾」集會、遊行,但並未禁止個人表達訴求,而個人表達訴求也是任何一民主社會、國家人民之基本權利。一、惟於93年11月25日下午我在總統府前右側下方人行道路邊拿白布條及紙板控訴政府對我之不法迫害時,因博愛派出所員警請我至對面表達訴求,我即表示請其要對面管區介壽派出所員警在我於凱達格蘭大道表達訴求時,勿如以往般之來非法阻撓,則我願至該處,經其同意後,我即至該處,誰知介壽所員警竟強搶我物,不准我表達訴求,我即告知要離開該處至別處,該所二員警即跟隨我至原先我在總統府前表達訴求之處(因既然該二所員警均非法之不准我依法表達訴求,則用膝蓋想也知,當然我寧願至人車眾多之總統府前人行道路邊表達訴求,以便在員警非法強行禁阻時,好讓更多之民眾看到政府非法使用暴力「滅口」之暴行),與博愛所之員警共同使用暴力強行將我綁在身上上書「前省稅局、主計處既包庇不法反迫害我」之紙板奪去且將之撕毀,以替不法迫害我之行政機關眾多不法犯行「遮羞」;並強奪我手中持有上書「警察、政風人員、法院既包庇不法,反做(用)假証據故入人罪。台中看守所亦故凌虐我重創」(詳情請上網址:www.geocities.com/cl543查看)之白布條、撐桿等物-使我被彼等強行拉倒在地上,並在我拼命抗阻中,左、右手指均受傷,鮮血染紅大塊之白布條及我穿之外衣,及身上有多處瘀傷,並強行將我推入警車中載至博愛派出所,其時眾多路過之民眾及北一女學生均有目共睹。至該所後,員警要我至派出所內,我即曰「我又不犯法,幹嘛要進去」,拿回被彼等搶去之物(不含被彼等搶去撕毀之紙板;並有物件損壞)後離去。

、另於我在94年1月12日下午四時許再度於總統府對面及其右側下方近司法院之人行道路邊(因如前述,既然總統府連我在其對面(包括凱達格蘭大道)之人行道路邊持布條表達訴求均不准許,而要警察強行禁止,則我當然祇好「自我保護」之去「路人較多」之其前右側下方近司法院之人行道路邊表達訴求-至少可讓更多人看到政府運用警察強奪人民合法表達訴求權益,以飾政府眾多不法犯行之暴行;以免彼等更是「肆無忌憚」之「為所欲為」)手持白布條及身綁布條表達「控訴政府既包庇不法反對我行政及司法迫害之無恥黑行」及「警察強搶民物以飾不法」訴求時,總統府為飾上述政府眾多不法,又再度運用其排除異己之爪牙-警察強行禁止-強奪我物及將我強行非法逮捕至博愛派出所,惟此次至博愛派出所外時,該所員警卻未讓我離去,反由一男一女二員警強行將我拖拉至該所內,且該強拉我至所內之男員警強行按住該所關上之玻璃大門把手,不准我拉開大門離去(有該所之監視錄影帶為証),強行將我非法之私行拘禁在派出所內,並厚顏無恥之口出狂言謂你去告我好了,而其時在派出所內之其他眾多員警亦不予置理,無法無天至此!其後該男員警在我一再表明一定要去向民代控訴其非法逮捕及不准我離開派出所之不法犯行後,方才勉強讓我離去(而總統府週遭都有監視器,故除在上述兩次警察非法強奪我物及逮捕我之其時,有眾多路過之北一女學生及路人看到實情外,由監視錄影中亦可清礎之看到上述實況,警察根本不能空口歪曲事實)。

我曾對警察於93、11、25強奪我物及對我非法逮捕事向北市警察局陳述此事,其交付中正第一分局查處,並經其12月6 日回覆如下:經查本分局介壽及博愛路派出所員警九十三年十一月二十五日十六時許,處理您在總統府前表達訴求時,因為當時您「突然朝向道路之車道中間跑去」,為保護您及其他用路人車的安全,不得不勸導並「請」您至博愛路派出所(偽編事由及偽謂非用強制力逮捕我至派出所;並對員警非法強奪、破壞我合法表達訴求之物件事,規避不談,不敢承認)稍作休息了解俾便協助您-嚴重睜眼說瞎話之歪曲實情。因如前述,除在警察非法強奪我物及逮捕我之過程中有眾多路過之北一女學生及路人看到與總統府週遭之監視器可清礎之監錄看到實情,根本無法歪曲實情外;且另我果如彼等偽云之在人行道路邊表達訴求時,竟突然「不要命」之闖紅燈朝向「車潮不斷」之「道路車道中間」跑去,則彼等亦早就「拍照」依「道路交通管理處罰條例」,對我開單告發「處新臺幣三百六十元罰鍰,或施一至二 小時之道路交通安全講習」了,惟彼等卻無法對我如此處置-我在彼等非法制止我依法表達訴求時,為避免警察再度強搶我物而趕緊將原放在靠近彼等處之物品拿至我之站立處,以便就近看管(因之前北地檢對我控告中正第一分局之員警等強搶我依法表達訴求之物事,非法強謂彼等係依法行事,而不予依法處理,致我之財物無任何保障),因太緊張、快速致該以袋口繩索綁在手拉車拉桿上其下未固定之帆布袋從手拉車上掉落至我站在之人行道路邊下之馬路邊,因很重,無法站在人行道上將手拉車及下部已掉落拉車之帆布袋拉上來,為免影響車道上行車之安全,故祇好趕緊下來人行道在路邊很快之將彼等拉上人行道來,此舉本並不違背任何法,故警察雖對之拍照(因我確無彼等偽謂之莫明跑至「道路之車道中間」,故彼等亦根本無法將此情拍照(否則,彼等豈不是更要將之拍照?)及將我以違背「道路交通管理處罰條例」加以處罰),亦無法將我以違背任何法加以處罰(即便果我有此一交通違規事-則亦早就被「車潮不斷」之車輛撞倒了,警察亦祇能依前述「道路交通管理處罰條例」對我處置,根本不能非法強奪、破壞我表達訴求之物及將我非法強行逮捕至博愛派出所;縱令在依該條例處置後,我仍再闖紅燈之跑至車道中間(除非要自殺,否則誰又會如此?),彼等亦祇能送我至安全處所,而不能強奪、破壞我物),更可知彼等偽辭之偽情,亦更可知彼等在上述「証據確鑿根本無法狡賴」之情況下,卻還要「厚顏無恥睜眼說瞎話歪曲實情」毫無人性實情之一斑!(莫怪乎,民間對不肖員警有「有牌流氓」之譏,實是頗為貼切與傳神!)

由上即可知,在政府口口聲聲「民主、法治、人權」之虛偽表象下,仗著身為最高政府機關無人可(敢)治之總統府,卻實已至「眼中毫無法治,並連虛偽『民主、法治、人權』表象之形象均完全不顧,而一再仗勢之任加運用警察在『眾目睽睽、大庭廣眾』之前踐踏、欺凌弱勢者人權」令人髮指之地步!

今後我仍要繼續每週一次之北上至總統府週遭控訴政府既包庇不法反對我行政及司法迫害之無恥黑行,爭取原本屬於我卻被政府非法強奪之權益,以讓政府清楚之知道弱勢者之人權,絕非是如彼等所想之可以任加輕賤之踐踏、凌辱。而誠如呂副總統所云之「不信真理喚不回」,我也不相信政府「徒憑強權」,即可「妄圖永遠」「一手遮天」「自欺欺人」之「歪曲事實真相」,即便政府不肯面對其昔日不法迫害我之錯誤事實,依法處置還我公道,我也要在有生之年繼續向社會大眾控訴上述政府眾多既包庇不法反對我非法行政、司法迫害之無恥黑行,以讓大家看清在所謂「民主、法治」,自吹「人權立國」政府虛假之表相後,卻實係罔顧法律任加濫用公權力包庇不法及對我非法行政、司法迫害之無恥真面目-即便總統府再利用警察來作上述之非法強行禁止、侵害我權益之舉亦然。如今後再有上述政府繼續不法侵害我權益之事,我隨時會在網路上公佈,請密切注意續情發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