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及彼運用之台中巿南區「望族一期」不少住戶用電磁波非法偷窺、偷聽我的隱私、傳送異聲騷擾及攻擊謀害我-應亦有其他居住者受害       李鐘靜



「當政府是錯的,而你是對的時候,你正處於危險的情境」,這是法國大文豪、思想家伏爾泰的名言-用來對我處境的描述亦頗為貼切,請閱看下文:

因我多年來一直在對政府之不法迫害詳情請上網址www.com.url.tw查看抗爭,之前我仍住在南投時,於多年前即發現我在家中所說的話(包括在電話中所說的話)、所做的事(包括在電腦上有無上網所使用處理之情形)、來往信件的內容,外面之人(包括在巿場賣菜的菜販),竟能知悉談論,即懷疑政府運用民眾非法偷窺、偷聽無辜民眾之隱私,否則彼等無此種電磁波特殊設備參後段文載,知2000年國防部「通訊電子資訊局長」林勤經即明指已有「電磁波武器」之存在;根據資料顯示:人為操縱之「電磁波武器」高、低頻電磁波信號可以通過衛星、電視信號塔、手機信號塔、無線電信號塔等傳播;低頻電磁波到達目標人處後亦可以利用其週遭之電器來強化,攻擊謀害在其旁之目標人電器使用本就會產生低頻電磁波,故人為操控發射進來之低頻電磁波當然可以利用電器來強化其電、磁場。所以我發覺在我身旁之電器電磁波數值有時不太高,有時卻異常之高,則顯為政府及彼運用之民眾如前述之以之強化電磁波數值來謀害我-離電器較遠之處,則數值較為穩定】)-參後述,根本無法非法偷聽、偷窺包括我私密之隱私;彼等亦可以此任意偷窺其他任何人之隱私,以此傳送異聲騷擾他人如同騷擾我一般,以之攻擊他人如同攻擊我一般-是一種「政府及其運用之不肖民眾」隨意用來任加嚴重非法侵害人權之非常可怕的無形秘密武器。受害人不易察覺-除非彼等自己說出偷窺、聽之情事、或受害人常會聽到異聲卻無法查得發聲之明確位址、或用低、高頻電磁波偵測器偵測出頻寬內(尤且是異常)之數值,還要有「電磁波武器」之知識,才能發覺為其所害。

在「警察職權行使法」中明定,如在符合法定要件情況下,警察得報請機關首長核准後自行或遴選第三人秘密蒐集特定目標之相關資料,但該法亦明定限定是「無隱私或秘密」合理期待之行為或生活情形(參後述,當然非指其非公開且是在自宅內之行為或生活情形)始可,亦明定第三人在蒐集資料時,不得有違反法規之行為(刑法明定「無故【即不合法】利用工具或設備窺視、竊聽他人非公開之活動、言論、談話或身體隱私部位者」,需負妨害秘密之刑責)。而在相關法律中除前述規定外,亦明文規定如要對特定人士監察其通訊(包括電話、信件)內容,尚需在合於法定要件之情況下,於偵、審中經檢察官(警察機關需向檢察官聲請核發)或法官核發通訊監察書始可,且「不得於私宅內竊聽、竊錄」,亦不得隨意入侵他人之電腦,否則均需負刑責(包括隨意偷窺別人之信件內容之妨害秘密罪)-即一切侵害人民權益之舉均需依法定程序始可,而此亦為任何民主、法治國家對待人權最起碼之要求。則警察當然不得隨意濫用權勢非法自行或運用民眾蒐集前述私人資料-猶且是涉及其在自宅內隱私或秘密之言論或行為。

於我在民國九十九年底搬至台中巿南區「望族一期」自宅後,即有注意往昔被非法偷聽、偷窺之情事是否重演,果然,經我注意觀察相當時日後,即已確定(包括偷窺我在電腦上有無上網所使用處理之情形及信件之內容),顯然政府機關又在非法運用相關不肖住戶非法偷聽、偷窺我的隱私-我已在自宅內檢查過並無一般針孔偷窺設備(也是用電磁波來偷窺、聽),顯是用並非一般民眾所能使用之特殊方法、設備,且亦才能無論我至何處,均可非法偷窺、偷聽我的隱私(按理說,一般「單純之民眾」是不會亦無法能如此之非法偷窺、偷聽我的隱私的)彼等不但非法偷窺、偷聽我的隱私,且毫無羞恥心之不知要對不法稍加收斂,以免他人知悉自己不法情事反恬不知恥、肆無忌憚、有恃無恐之公開在我經過時談論、取笑非法偷窺我的情形(社區管委會、總幹事曾在我控訴非法阻撓我即時會客之「民事答辯狀」上明書「我始終是社區話題人物」,即足彼等確有在談論我【含隱私】的事),真是卑鄙、下流、無恥、變態及無法無天到了極點,也實在是「吃人夠-此為一「集體共犯結構(至少有不少人參與)」,彼等以為祇要仗著政府機關之非法運用當靠山,即可視法紀如無物、肆無忌憚之任意非法妄為以侵害無辜住民之合法權益而免責


是可忍而孰不可忍,我決定不再容忍,而花費萬餘元購置低頻(極低頻到低頻)及高頻電磁波偵測器偵測電磁波。按「電磁波心理語言機」(MIND CONTROL 心理控制武器、腦控武器-監視、干擾腦部,控制行動武器)是美國在1973年發明成功, 於1976420申請美國專利核准專利號碼:3951134,秘密使用25年後,美國「國家專利和商標局」於1999按照法律解密,目前在美國為警察使用。按照專利資料顯示,因人腦本身就像一個電視台不斷向外發射無線電訊號(故很早以前醫院即可作腦波檢查,藉其走勢之正、異常以判斷檢查者頭部之健康狀態),監控者能間隔一些距離,秘密操作機器,使用與腦電波頻率相近之極低頻電磁波來穿透磚牆,木材或金屬(亦可運用高頻電磁波來穿透再進入),由目標人的腦袋一邊穿透進入腦部,與目標人的腦波(也是一種電磁波)混合在一起,形成一個干擾波,再從目標人的頭腦另外一邊穿透傳出,經過接收,過濾掉其發射之電磁波,分離出各種訊號,並把它轉換成聲音、文字和圖像,以偷窺、偷聽其一切言行、隱私、思維故其想什麼監控者均可知道;類似天線接收的電視信號

 

根據據資料顯示,其於黑暗中亦可運作,除可偷窺、偷聽目標人一切言行、隱私、思維外,並可透視其據資料知其可透視軀體【人體如水晶燈透明發 可見五臟六腑影廓-如同照x光般】),可說任何人於該武器面前均無所遁形。除嚴重非法之侵害隱私、人權外,且如文中引據所述「電磁波武器」除具有之一般電磁輻射之低、高頻電磁波本已對人體有害-即令未遭刻意之攻擊身體某部份器官(尤其是體質對之敏感者,更易對具「化學和生物刺激」「放射輻射性」之電磁波感到不適而受害外,另因其具同「X光放射線」般可透視之放射性,根據資料顯示,X光它在遺傳上或生理上會產生不良的影響,在遺傳方面,它可能引致遺傳因子突變,因而產生一些患上遺傳缺陷的下一代,而在生理方面,它會令細胞不正常的生長,更有可能引致癌症(故醫院在對病人照X光時除有作防護外,更對象【如孕婦】、照射次數有所約制,以期儘量減少對人體之傷害),則「電磁波武器」所發射之「具放射、輻射性」之電磁波對人體健康當然亦會造致同X光放射線」般之傷害正因放射線極易傷害人之身體或健康,故刑法亦明定「無正當理由使用放射線,致傷害人之身體或健康者,處三年以上十年以下之有期徒刑,未遂犯亦要受罰;致重傷或死亡者處刑更重」可謂是非常之恐怖。

「電磁波心理語言機」可「双向」接收腦電波訊息及如後述之用電磁波傳送異聲干擾大腦改變腦電波(英文名稱為Apparatus and method for remotely monitoring and altering brain waves-設備及方法用來遠距離監視及傳送電波以干擾、改變腦電波;請上「美國聯邦商標及專利登錄事務所」官網http://patft.uspto.gov點入最左欄第三行「Number Search」,請鍵入專利號碼「3951134」,再於右邊點search」即可看到登錄及說明之情形-不論目標人至世界何處,如超過其監控範圍外,均可透過衛星定位找到並鎖定(故無論我至何處【包括在台灣外】,均可被偷窺、偷聽),並可用電磁波攻擊其腦、心及身體之一切器官,以「殺人於無形」(彼含有「化學和生物刺激」的「放射輻射性」,可攻擊其腦、心等重要器官,讓目標人腦萎縮、中風、腦溢血、心肌梗塞等重傷或死亡,但外觀卻無外傷看不出是彼致之,而冤枉送命)。  

一、經我用所購得之低頻電磁波偵測器(極低頻到低頻)偵測後,我發現屋內在所有電器未使用之情況下,常會有異常高之電、磁場數值之情形出現「睡覺時之頭部處」磁場數值亦常會很高;而縱令數值不高,該武器已可運作,則我已受極低頻(含後述之高頻)電磁波腦控武器之偷窺、偷聽、攻擊是已極瞭然-致生活正常,不抽煙、喝酒,一向注重身體保健除每日運動及控制油脂攝取,且每日服用多種保健食品,心、血管一向健康(身體健康檢查是正常的)之我,在屋內卻常會呼吸困難、甚會頭暈(昏)、甚至在睡覺時有兩次像心肌梗塞發作之症狀(每次均係突然從胸口發出劇烈疼痛經過肩頸並一直延伸至下巴至少有十分鐘以上);而我在「睡覺之頭部處」偵測之磁場數值常異常之高至4毫高斯以上,遠超過數倍於「台灣電磁輻射公害防治協會」所公佈之政府機關化費鉅資作防護電磁波措施,將低頻電磁波降至2毫高斯以下之2毫高斯-台電全國北、中、南多個營業所,所有辦公室也是近1毫高斯,衛生署甚至降至0.5毫高斯-足彼政府機關(包括到處設置高壓電纜、變電箱要別人不要害怕電磁波之台電)自己皆承認電磁波之危害而對之害怕之一斑而即令行政院動用公款以5毫高斯以下標準對其辦公室變電室施作電磁遮蔽工程,惟要人經過其旁時保持一些距離即更可將電磁波降至更低值;則在我「固定長時間不動睡覺時之重要器官頭部處」常暴露高於4毫高斯以上之磁場值,其危害當然更遠遠之甚於其-事實上,行政院亦以166萬改善辦公室電磁輻射到1毫高斯。聯合國轄下的「國際癌症研究所」(IARC)公佈極低頻電磁輻射可能會致癌(已將之列為2B可能致癌物,及長期暴露於極低頻電磁波輻射「34毫高斯」以上,兒童白血病患可能增加二倍,則「重要器官頭部」長期暴露其中當然更危險-則政府(含彼運用之「望族一期」內不肖住戶)極低頻(含後述之高頻)電磁波謀害我之情甚明;前述之身體不適狀況顯為彼等用電磁波攻擊所致。 

據《華盛頓郵報·軍事周刊》1128日報導,五角大樓和中情局的知情者透露,20071023日傍晚,在伊拉克北部“死亡三角地帶”,駐伊美軍與反美武裝激戰正酣時開發出便攜式“腦控武器”系統之美國莫利斯公司的5名技術員搭乘直升機趕來,迅速架起一部台式電腦般大小的儀器,並對準了反美武裝,不到5分鐘,反美武裝陣地上先是槍聲驟停然後棄械投降美軍指揮官對反美武裝初步審訊後得知,他們「剛剛聽到“先知”的聲音,要求他們一齊放下武器投降」-即前述之「腦控武器」除能接收腦電波訊息外,亦可双向》之傳送【文中所述「人工模仿合成」之】聲音到對方)。中共中央電視台也有對腦控武器報導過。而美國中情局當年進行“腦控武器”的實驗室,就先後在加拿大和本土吃過一系列的官司,給一些受害者巨額賠償,並使美國、加拿大和英國政府名譽受損。由於開發出的腦控武器的功能越來越多,特別是能夠無聲無息地把人幹掉,對人類生存已產生巨大威脅,其威脅絕不亞於核武器,因此在199525個擁有腦電波掃描儀的國家秘密召開了一個國際會議,簽署了互不對他國領導人使用腦電波掃描儀的協議。進入21世紀後,腦電波掃描儀的體積已減小到手機大小,可隨身攜帶,能接收地球上任何角落的人或動物的腦電波。

二、另我亦在室內測得在10M HZM-百萬)-8GHZG-十億)高頻率電磁波範圍內相當高之電磁波及發射功率密度數值之前總統大選時,親民黨副總統候選人也是台大醫學教授退休、研究電磁波之專家林瑞雄曾公開說其曾在其屋內測得18.75MHZ高頻率電磁波,故謂「政府用電磁波對其攻擊、偷聽,及致其精神亢奮睡不著覺」;其時就有徵信專門業者出面挺其謂「電磁波確有此功能」;亦從無任何精神科醫師出面指其精神有問題「憑空幻覺」應就醫【可參閱「中國時報」201112月附近其召開記者會公佈此事及其後一段時間之報載】),愈靠近落地窗及室外陽台邊數值愈大(低頻電磁波亦然),足低、高頻電磁波是由室外陽台外侵入(其後再仔細測試,發現低頻電磁波主要是由樓上傳下來的;而如前述,不論數值大小,在頻寬內偵測得到,彼等即可正常運作;低、高頻電磁波偵測之異常數值均有拍照。而在我所居住之「望族一期」,除如前述,有不少為政府運用之不肖住戶用腦控武器偷窺、聽我的隱私外,另從數月前,經常會有異聲傳出(如用物推拖地、大珠子落地、其他住戶形容之如用力關落地窗之很大聲響、或其他不易形容之異聲、其後並有敲釘子之異聲等-資料顯示「腦控武器」受害者亦會有聽到此等異聲情事),有時會很大聲,甚至深夜亦有,擾亂居住者之精神安寧及妨害睡眠。彼等異聲全然是由居住者所發出,因經我向我所居住之該棟大樓(尚有其他不同棟之大樓)包括不同樓層之居住者訪談結果,發現往往不同之居住者(含不同之樓層)會聽到該異聲是由彼「直接上層住戶」(或像是由其隔壁)傳出,惟事實上,沒有誰能夠於「同時」在不同之地方(含不同之樓層)發出異聲(我曾在異聲傳出時走出房門意欲找尋異聲之確實來源,但每當我在刻意尋找時,彼即會消失,待我進門一些時間後,該異聲又會出現,再出門找尋仍如是,遂將所聽到之其中數次異聲錄音存,包括於102/1/30深夜十二時半後之約有半小時之敲釘子聲),且我(住四樓)與隔兩號距離之遠之三樓住戶均聽到102/1/30深夜十二時半後之敲釘子聲是由「直接上層住戶」傳出,有聽到彼在敲打「我們各自的屋頂」聲,但我們的屋頂即是上層住戶之地下有磁磚,故亦不可能是彼長時間在磁磚上敲打釘子(五樓之住戶亦聽很像是由其隔壁傳出敲釘子聲),亦不可能是樓上住戶將如大珠子之類物有時很用力發出大聲之丟在磁磚地上故彼等異聲顯然非是居住者所發出。

顯應是用前述「双向心理語言機」傳送過來的(和其同於1973年所發明、1976年獲得專利許可之「微電波語言輸送機」【美國國會1984年的公聽會資料亦顯示,美國研究單位已發展出「微電波語言輸送機」】,及美國空軍研究實驗室在2002獲得此種「運用高頻率電磁波傳送異聲」專利技術:利用微波聲音直接傳送到人的大腦,亦稱為V2K(voice to skull)技術亦可以相同之作用傳送聲音),「美國新科學家雜誌」明載:此種「聲波武器」是傳送微波脈衝到大腦,讓腦神經加熱(非烹飪),增加腦神經壓力,刺激聽覺神經細胞,聽到聲音(將「合成的聲音」-非自然的聲波傳入人和動物的顱骨)102/4/25補註:我想近日大家應該都有注意到google推出一款新式眼鏡,可秘錄,故眾多賭場已明云不准戴此款眼鏡者入場,且其不需戴耳機,即可透過傳送聲音(如音樂)信號到頭部之骨,刺激聽覺神經細胞,而聽到聲音(如音樂)【中視新聞有如是報導過】,與我在前文中引用証據所云之「望族一期」不肖住戶用「電磁波武器-双向心理語言機」發送高頻率電磁波傳送異聲到居住者頭部之骨【讓腦神經加熱,增加腦神經壓力刺激聽覺神經細胞】,致聽到聲音【即用V2Kvoice to skull技術】完全一致,更足証我「引據所云」之確為事實),長期如此聽到聲音易致腦中風(如聲音較大,亦可錄音);而於2011年「世界衛生組織」公布資料將微波(高頻)電磁波列為2B可能致癌物故其提醒民眾應減少暴露其中

 

彼能間隔一些距離傳送微波「合成聲音」至大腦,會讓接收者誤判發聲的距離與來源,以為是周遭鄰居所發出,致彼此猜疑,引發不必要之糾紛,監控者另可藉之達到破壞受害者之人際關係以孤立其的目的,或因受害者常聽到異聲卻始終無法找到發聲之確實位址,致不明白此種科技之人心裡害怕恐慌甚或精神失常(故此種科技設備歸類為“心理控制【MIND CONTROL】武器”之範疇),即可知彼等居心、手段陰狠之一斑。與微電波爐使用微電波在頻率上有非常大的不同-它的頻率只有在目標對象的腦製造聽覺(聽到聲音)的效果,而不會造成烹飪腦袋的結果;而微電波爐也只能烹飪食物卻不會對人腦造成聽覺的效果-引用資料-微電波放射通訊 作者Ronald Laura 博士 & John Ashton 博士 NEXUS 雜誌報導199323月號(雙月號)。

看來,除我被蓄意之謀害之外,不含迫害者在內之「如前述會聽到異聲之本棟大樓其他居住者」,應也都是「腦控」之受害者,成為政府(情治單位)及彼運用之「望族一期」不肖住戶使用電磁波武器之「實驗品」「望族一期」不肖住戶擁有政府所給之「電磁波武器」,故彼等即將該社區之無辜居住者當成「實驗品」以迫害。依理言,政府及彼運用「望族一期」不肖住戶既將彼等當成「實驗品」,傳送電磁波至其等大腦致使聽到異聲,目的當不僅於此,應亦會傳送電磁波至其等大腦偷窺、聽、透視隱私,甚至以之攻擊其等,以遂將彼等當成「實驗品」所要達成之目標一般被當成腦控「實驗品」之受害者般;根據如前述資料顯示政府亦會用「科技武器」對人民做「集體實驗」尤且要對居住在「有電磁波武器」之「同一棟大樓內」之居住者,實行「集體實驗」,更是易如反掌《如用高頻電磁波傳送異聲入本棟大樓居住者之大腦,致使聽到異聲即為「實証」》-即令在我於102/2/26向同棟大樓之其他居住者公開揭露政府及彼運用之「望族一期」不少不肖住戶將無辜住戶當成「實驗品」用電磁波傳送異聲至大腦擾害後,其後不法異聲被迫有所收斂,不敢再像以往那般「明目張膽、囂張」之隨時恣意傳送「多量、大聲」「明顯」易被察覺之不法異聲102/3/10;更足我的說法是正確的亦然。)。故要說外觀看似典雅宜人之「望族一期」,卻因其內「一些無人性之不肖住戶」自甘墮落無恥之甘為政府情治單位不法運用之走狗,以電磁波迫害其內無辜之居住者,致其淪為「比鬼屋還恐怖之人間煉獄」也不為過(至少鬼不會用「電磁輻射波」害人)。

根據美國司法研究所 March 1993 National Institute of Justice 」 的報告、美國 Scientific American 雜誌94年四月期發表的文章、美國 Microwave News 雜誌1993年十一/十二月期發表的文章及澳洲 Nexus 雜誌在九四年十/十一月期所發表的文章,顯示美國的州和地方警察,已經有前述「心理控制設備」(即如前述之「双向心理語言機」等);另據「中國時報」2000/3/1的報導,在「台灣綜合研究院戰略與國際研究所」於2000/2/19上午舉辦「中共對信息戰研究與影響」研討會上,國防部「通訊電子資訊局長」林勤經指出,目前只要運用超高頻產生器、X射線、超音波或是無線電波,都可以藉聲、光、波、形等方式,達到擾亂人的效果,更足証前述「腦控(電磁波)武器」之確已存在。則在我處偵測到之低、高頻率電磁波,顯是政府含彼運用之「望族一期」內不肖住戶用來偷窺、聽、攻擊謀害我(而即令身體未遭刻意攻擊某部份器官,根據據資料顯示,長期身陷低、高頻「放射輻射」電磁波裡,亦會降低免疫力,而易致病及癌的-具化學和生物刺激﹝甚至異常高數值﹞的電磁波,更然)及傳送異聲以擾害的-希望大家一定要嚴肅之正視此一「政府及彼運用之不肖民眾」使用「高科技武器」嚴重不法侵害人權之事件,以維護大家最起碼之人權-因為說不定此刻或以後自己或親友亦正在或會被政府當成「電磁波武器」之「實驗品」而迫害,卻自知,甚或冤枉送命。

由上可知,政府除運用權勢既包庇不法(故縱彼等對我權益之不法侵害),反憑空之對我行政及司法迫害故入我莫需有之罪刑外包括政府高官為強逼我作其細姨,除包庇不法外,並運用權勢迫害我一生之實情-一切請上網址www.com.url.tw查看,並(含運用不肖民眾)用低、高頻電磁波對我非法偷窺、偷聽、用異聲騷擾及攻擊謀害我,實是嚴重之非法侵害我的人權,故我一定要將之公佈於-即令政府可能會因我「引用充份之國內、外據」「公開揭露」彼及運用之不肖民眾「密不法嚴重迫害人權」犯行而惱羞成怒,進一步對我強化用電磁波迫害甚至以之將我害死亦然包括以他法謀害我;我發現在我於網路上公開政府及彼運用之「望族一期」不肖住戶不法迫害後,在我身旁之電器【如「已安裝去輻射裝置」在正常情形下,所產生之低頻電磁波數值已不太高之電腦】有時會有「更異常高之低頻電磁波數值」出現;室外、內之高頻電磁波亦然我發現近日整棟大樓之高頻電磁波功率密度數值時常更高了,足彼等更強化用電磁波迫害其內之無辜居住者了;在我用高頻電磁波偵測器向居住者說明彼等更強化用電磁波之方式來謀害居住者時,多次其數值「瞬間」由頗高值往下劇降,更足彼等確如我所能發射電磁波來偷窺、聽,及人為操控」電磁波數值以之迫害其內之無辜居住者,故方能於其時將其數值「瞬間」由頗高值往下劇降,意欲掩蓋彼等不法;其後又慢慢往上恢復了高值彼等已因密不法迫害」被我公開揭露,而惱羞成怒迫不及待之更強化低頻電磁波﹝即令總電源開關關閉亦然,有時亦仍會有異常高之低頻電磁波數值-尤其在我睡覺之床上﹞及強化射入高頻電磁波,對我更進一步之謀害了102/3/104/9-在我公開揭露後,高頻電磁波數值始又降到與以往相近之數值),一定要讓大家看清「動不動即將人權、法治掛在嘴邊」之政府及彼運用之民眾含「望族一期」之不肖住戶,是怎樣無法無天之視法紀如無物、肆無忌憚、永無休止之一直永遠恣意之殘酷使用「電磁波武器」迫害無辜人民之實情,絕不能平白犧牲,並請大家注意在我每週日持續以中、英文看板在桃園國際機場大門外向全世界控訴台灣政府之上述眾多嚴重不法迫害人權之犯行際,彼對我持續不法迫害之實況。………102/2/26 -直到政府及「望族一期」之一些不法住戶迫害者証實已停止對我的迫害﹝正常的電磁波即已可運作電磁波武器﹞及賠償我的損害,始才會停止對彼等之不法控訴、抗爭)

  

  

  【台灣雅虎】